Facebook允许非广告的付费政治信息

Facebook周五决定允许一种付费的政治信息,该信息已经绕开了许多管理政治广告的社交网络规则。

几天前,总统候选人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利用漏洞传播这种幽默的信息,以此推崇他的竞选活动。

更改涉及Facebook所谓的“品牌内容”,即普通用户发布的赞助项目,通常由公司或组织付费。广告商直接向有影响力的用户付费,以发布有关其品牌的信息。

Facebook不会从此类帖子中获利,也不会将其视为广告。结果,品牌内容不受Facebook广告政策的约束,Facebook广告政策要求候选人和竞选活动使用美国ID或邮寄地址验证其身份,并透露他们花了多少钱来投放每个广告。

直到星期五,Facebook一直试图阻止有影响力的用户使用付费帖子作为政治信息。具体来说,它禁止政治运动使用旨在帮助广告商在Facebook和Instagram上发布品牌帖子的工具,该工具由Facebook拥有。星期五的规则更改现在将允许美国的广告系列使用此工具,前提是这些广告系列已获得Facebook的许可,可以投放政治广告并透露谁为赞助的帖子付费。

彭博社的竞选采取了非常规的步骤,即向社交媒体有影响力的人(拥有大量追随者的人)付费,以使用其Instagram帐户发布彭博社的模因。彭博(Bloomberg)竞选活动赞助的帖子的不同版本在十几个有影响力的Instagram帐户上运行,每个帐户都有数百万的关注者。

这项努力避开了科技公司为保护美国大选免受外国和国内恶意干预和错误信息而对政治广告施加的许多规则。在线政治广告一直存在争议,尤其是在有消息称俄罗斯利用它们来影响2016年总统大选之后。作为回应,尽管它拒绝对政治广告进行事实检查,并拒绝禁止甚至是盲目的虚假消息,但Facebook推出了许多规则以防止重复出现。

彭博竞选活动的模因显示,这位现年78岁的候选人尴尬地用舌头与流行的社交媒体影响者聊天,名字叫“ Tank Sinatra”,要求他们帮助他提高年轻人的形象。

“你能发布一个让所有人都知道我是最酷的候选人的模因吗?”彭博社在一个名为F(星号)(星号)(星号)杰里(Jerry)的账户发布的交易所中写道,该账户在Instagram上拥有近1500万关注者。候选人随后发送了一张他穿着宽松的奇诺短裤,橙色马球衫和拉链背心的照片。

Facebook允许非广告的付费政治信息
在2018年3月29日的这张文件照片中,在纽约时代广场的纳斯达克市场站点上显示了Facebook的徽标。 2020年2月14日星期五,Facebook决定允许一种付费的政治信息,该信息绕开了许多管理政治广告的社交网络规则。几天前,总统候选人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利用漏洞传播这种幽默的信息,以流行的Instagram人物为榜样,随后又有数百万年轻选民的口号宣传他的竞选活动。

F(星号)(星号)(星号)杰里的帐户然后回答:“这将耗资十亿美元。”彭博社对此作出回应,询问将钱寄往何处。

借助赞助职位,彭博社的竞选活动表示,它正在吸引那些通常对日常政治不感兴趣的人。

竞选发言人萨布丽娜·辛格(Sabrina Singh)在谈到竞选战略时说:“您希望在每个平台上与人们互动,并希望他们感到自己不仅获得了罐头的通用声明。”

彭博社的帖子只不过是用来卖掉候选人的老男人吸引力的自嘲性幽默,采用了一种策略,即到现在为止主要用于销售护肤产品或服装订购服务。但是,缺乏对影响者营销的监督和明确的规则,更不用说它们在吸引年轻受众方面的有效性,这使他们容易被滥用。

目前尚不清楚Facebook的突然政策变化是否会消除所有漏洞,尽管该公司表示该问题代表了一个新领域,其方法可能会随着时间而改变。

监管也是如此,甚至比科技公司还要落后。

联邦选举委员会专员艾伦·温特劳布说:“这是一种新的活动,在上次更新互联网政治通讯规则时根本就不存在。”

彭博社的竞选活动拒绝透露它为赞助的职位支付了多少钱,或者是否有更多的职位在工作。这些帖子未出现在Facebook的广告透明度库中,该库对竞选活动直接从Facebook或Instagram购买的政治广告进行分类,并告诉用户在广告上花费了多少。彭博社的竞选活动周四告诉美联社,Instagram目前不要求竞选活动在本周早些时候发布的赞助帖子中披露该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