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号捕捉到不断变化的火星景观的壮丽景色

美国宇航局的好奇号火星探测器捕捉到了这种分层的片状岩石,这些岩石被认为是在古老的河床或小池塘中形成的。 构成这幅马赛克的六幅图像是在 2022 年 6 月 2 日,即任务的第 3,492 个火星日或太阳日,使用好奇号的桅杆相机或桅杆摄像机拍摄的。 图片来源:NASA/JPL-Caltech/MSSS

在过去的一年里,美国宇航局的好奇号火星探测器一直在穿越一个过渡带,从富含粘土的地区到充满一种叫做硫酸盐的咸矿物的地区。 虽然科学团队针对富含粘土的区域和富含硫酸盐的区域寻找证据,以证明它们都可以提供火星过去的水样历史,但事实证明,过渡带在科学上也很吸引人。 事实上,这种转变可能提供了数十亿年前火星气候发生重大变化的记录,而科学家们才刚刚开始了解。

粘土矿物形成于湖泊和溪流曾经在盖尔陨石坑中泛起涟漪,沉积物沉积在现在的夏普山脚下,这座 3 英里高(5 公里高)的山峰的山脚好奇号自 2014 年以来一直在上升。在过渡带的山上,好奇号的观测表明,溪流干涸成涓涓细流,在湖泊沉积物上方形成沙丘。

“我们不再看到多年来在夏普山上看到的湖泊沉积物,”位于南加州的美国宇航局喷气推进实验室的好奇号项目科学家阿什温·瓦萨瓦达 (Ashwin Vasavada) 说。 “相反,我们看到许多气候干燥的证据,比如偶尔有溪流环绕的干燥沙丘。这与可能持续数百万年的湖泊相比是一个巨大的变化。”

随着漫游者通过过渡区爬得更高,它检测到的粘土越来越少,硫酸盐越来越多。 好奇号很快将在该区域钻取最后一块岩石样本,从而更详细地了解这些岩石不断变化的矿物成分。

独特的地质特征在这个区域也很突出。 该地区的山丘可能起源于干燥的大沙丘环境,风吹沙丘,随着时间的推移硬化成岩石。 散布在这些沙丘残骸中的是其他由水携带的沉积物,可能沉积在曾经在沙丘中编织的池塘或小溪流中。 这些沉积物现在显示为片状层的抗侵蚀堆叠,就像一个绰号“船头。”

使故事更加丰富但更加复杂的是,地下水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退的多个时期,为好奇号的科学家们留下了混乱的拼图,以组装成准确的时间线。

十年如一日,不断壮大

好奇号将于 8 月 5 日在火星上庆祝它的第 10 个年头。虽然经过整整十年的探索,火星车正在显示它的年龄,但没有什么能阻止它继续上升。


美国宇航局的好奇号火星探测器于 2022 年 5 月 22 日在一个绰号为 Sierra Maigualida 的地点附近拍摄了这张 360 度全景图。该全景图由好奇号的桅杆相机或桅杆摄像机拍摄的 133 张单独的图像组成。 图片来源:NASA/JPL-Caltech/MSSS

6 月 7 日,好奇号在探测到火星车体内仪器控制箱的温度读数高于预期后进入安全模式。 当航天器感知到问题并自动关闭除最重要的功能之外的所有功能时,安全模式就会出现,以便工程师可以评估情况。

尽管好奇号在两天后退出安全模式并恢复正常运行,但 JPL 的工程师仍在分析问题的确切原因。 他们怀疑在温度传感器提供不准确的测量值后触发了安全模式,并且没有迹象表明它会显着影响漫游车的运行,因为备用温度传感器可以确保漫游车体内的电子设备不会变得太热。

火星车的铝制车轮也出现磨损迹象。 6 月 4 日,工程团队命令好奇号为它的轮子拍摄新照片——它每隔 3,281 英尺(1,000 米)就进行一次检查,以检查它们的整体健康状况。

研究小组发现,左中轮损坏了它的一个抓地齿,即好奇号轮子上曲折的履带。 这个特殊的车轮已经有四个破损的抓地齿,所以现在它的 19 个抓地齿中有五个破损了。

好奇号捕捉到不断变化的火星景观的壮丽景色
美国宇航局的好奇号火星探测器在一个绰号为“拉斯克拉里塔斯”的地方捕捉到了风沙堆积并被冲走的层层证据。 这张图片是在 2022 年 5 月 19 日,即任务的第 3,478 个火星日或太阳日,使用好奇号的桅杆相机或桅杆摄像机拍摄的。 图片来源:NASA/JPL-Caltech/MSSS

此前受损的抓地齿最近在网上引起了关注,因为它们之间的一些金属“皮肤”似乎在过去几个月中从轮子上掉了下来,留下了空隙。

该团队已决定将其车轮成像提高到每 1,640 英尺(500 米)——恢复到原来的节奏。 牵引力控制算法减缓了车轮磨损,足以证明增加成像之间的距离是合理的。

“我们已经通过地面测试证明,如有必要,我们可以在轮辋上安全驾驶,”好奇号在 JPL 的项目经理梅根·林说。 “如果我们曾经达到一个轮子损坏了大部分抓地齿的程度,我们可以进行受控的断裂以脱落留下的碎片。由于最近的趋势,我们似乎不太可能需要采取这样的行动。车轮支撑良好,为我们提供继续攀爬所需的牵引力。”